梵净山保护区许可采矿,两监管部门被判违法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7 06:36:40

因许可某公司在贵州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采矿,造成生态受破坏,铜仁市国土资源局(以下称“市国土局”)、贵州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以下称“梵管局”),双双被铜仁市江口县检察院,推上被告席。


8月23日,经遵义市播州区法院审理,两单位被判违法。



1商家开采“紫袍玉带石” 国土局发许可证



紫袍玉带石,一种独产于梵净山区域的石矿,集中于铜仁市江口县德旺苗族乡坝梅村杨家屯至上堰沟一带,且位于梵净山自然保护区科学实验区。因有较高收藏价值和观赏价值,1990年代初期,当地村民开始有零星开采,后又历经多家公司及乡镇,组织小规模开采。


2005年3月17日,贵州铜仁紫玉旅游工艺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紫玉公司”),分别向江口县人民政府、原铜仁地区国土资源局,申请开采紫袍玉带石。


后经多次申请、协调、变更,有关方面同意紫玉公司办理开采手续,开采后,紫玉公司按原料400元/吨协调费、200元/吨税费交乡政府。还需按原材料每吨200元,向梵管局交纳管理费。





当天出庭的一位铜仁官员称,紫袍玉带石原石,每吨高达数万元,加工成工艺品,价格不菲。


2006年,经市国土局批复同意委托,江口县德旺乡将该乡紫袍玉带石主产区的采矿权,对外挂牌出让,并向紫玉公司发出参加竞买通知书。


2006年5月10日,江口县国土资源局与紫玉公司签订合同,将上述矿区采矿权,出让给紫玉公司。当年6月,市国土局向紫玉公司颁发了采矿许可证,有效期至2016年6月。



2保护区采矿影响环境 检察院发建议“遭忽视”



之后,紫玉公司进入上述矿区开采。据悉,该矿区位于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试验区。按规定,市国土局并无权许可紫玉公司采矿。


据悉,紫玉公司采矿区面积超过3000平方米,且还有数千平方米林地受到破坏。江口县政府曾组织相关部门调查后认为,紫玉公司开采的紫袍玉带石成型材率不足20%,可利用率不足50%;存在塌顶、渗水、缺氧等现象,生态、地质环境破坏严重,安全隐患较大。


去年,江口县检察院在履行监督职责过程中,发现上述问题,于是于2016年10月25日,向铜仁市国土局、梵管局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市国土局撤销紫玉公司持有的采矿许可证,建议梵管局依法对紫玉公司作出处理。



当年11月26日,市国土局回复称,颁发的采矿许可证合法,不应撤销;11月29日,梵管局回复称,已要求紫玉公司限期拆除采矿设备。


不过,2016年12月28日,江口县检察院实地查看发现,紫玉公司仍未对矿区恢复原状,梵管局也未采取监管措施,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仍处于受侵害状态。


3法院判决“两局”违法 并监管环境修复



“梵净山作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铜仁市国土局在未取得国务院授权的有关主管部门同意的情况下,即向紫玉公司颁发采矿许可,明显违法。”江口县检察院公益诉讼人称,梵管局不积极落实监管责任,也属违法。


8月23日,根据案件管辖范围,该案在遵义市播州区法院开庭审理。


庭审中,铜仁市国土资源局提出,他们给紫玉公司颁发采矿许可,是获得梵管局同意的,因此该许可合法有效。



法院认为,梵管局是省林业厅在自然保护区内设立专门的管理机构,而非国务院授权的行政主管部门。梵管局虽然同意铜仁市国土资源局设置采矿许可,但没有法律意义上的效力。


播州区法院经审理认为,针对紫玉公司的行为,梵管局发现后,虽多次向紫玉公司发出书面通知责令整改,但直至紫玉公司持有的采矿许可证超期,都没有采取实际措施予以制止,属于怠于监管。



8月23日,法院经过5个小时的审理后,当庭宣判,确认铜仁市国土资源局许可紫玉公司开采矿的行为违法;确认市国土局、梵管局在2016年10月25日之前对紫玉公司采矿行为怠于履行监督管理法定职责的行为违法。


为修复遭破坏的生态,法院同时判决,由铜仁市国土资源局,监管紫玉公司修复因采矿所破坏的环境,直至验收合格。梵管局则对治理过程,进行全程监督管理。


宣判后,被告方当庭未提出上诉。


(缪瑞青 贵阳晚报全媒体记者 黄宝华)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