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跟团游价格交流群

点赞!刘永松:22年坚守消防 画出警营绚烂青春

亮点黔西南2018-07-25 09:15:31



刘永松 

【人物档案】刘永松,男,侗族,1978年生,1996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1999年8月考入公安消防部队昆明指挥学校,2000年12月入党,毕业分配到黔西南州公安消防支队工作,现任兴仁县公安局党委委员、消防大队党委书记、副团职政治教导员。

夜色渐浓时,我与同事再次走进这方叫作“红门”的院子。灯光暗影里,整装待发的战车透彻着一股赤热,与消防卫士的忠诚深深地融为一体。但见红妆“武装”两相宜,交相辉映着那些铁血男儿的峥嵘岁月,和着播洒了多少青春的一路繁花似锦。站在这个自己曾是“常客”的所在,凝神片刻,笑脸相迎间,重逢问候里,都不禁感叹这个伟大新时代带来的飞速变迁,平地高楼,车水马龙,喧嚣而不失安闲。有那么几秒钟,一个疑问从脑际掠过:而今,这警营的生活,还如当初那梦中的风景般让人倾心扣弦、流连忘返吗?那营盘流水的往昔今昔里,还有多少故事等着我来采呢?



时间是2018年3月14日19点整,我们如约而至,采访对象刘永松却并不在办公室。于是,与他相熟的同事直接拨通电话:“喂,松哥,您在哪里?我们到了,在您办公室。”电话那头传来十分歉意的声音:“哦,兄弟,实在不好意思,本来说好的下午陪你们,去公安局开党委民主生活会回来晚了些,进门又去盯了一下队里弟兄们的晚锻炼,现在在寝室煮面条,还没吃东西,要不你们直接过来,就在我办公室对面四楼,你们从出办公楼右后转,沿楼梯上来,门是开起的!”


 

【1】

灶台上滚水散发的热气已经弥漫到天花板上,面条的清香扑鼻而来,松哥在门口相迎,身着警服,一身笔挺,满面笑容。“你们吃了没有?我给你们一人煮一碗哈!”松哥毫不见外的盛情,不亚当年我们还在他麾下。只是我们已然吃过了晚餐,遂请他赶紧。“这么晚还没吃饭,真是太辛苦了!嫂子和娃娃不在身边,你这生活到还简单!”我半是慨叹半是戏言。他“哈哈”两声,说“马上就好!你们先看看电视。”


趁松哥吃面条的档子,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扯着闲聊。比如从社会青年到消防战士,考警校,当干部,与心爱的女人结了婚,长期两地分居,宝贝儿子都上了初中,如今依然以队为家。松哥说:“为了工作,没有办法,都是自己的选择。”22载投身第二故乡,从警路上,松哥经历了很多。自1996年从黔东南州三穗县应征进入公安消防部队工作,他转战遵义、昆明、黔西南,又从兴义到册亨,从册亨到兴仁,从机关到基层,从执行到决策,一路走来,不知不觉间,曾经的18岁已然不在,年近不惑。笔者笑称:“四十不老,风华正茂,干事正当时呢!”松哥淡然一笑道:“话虽如此,在警队和家庭之间,充满了人生得失,多有身不由己的苦衷。”



松哥2004年结婚,与妻子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的日子满打满算不满6年,在长达8年的时间里,妻在哪里,儿子就在哪里,在贵阳的家和兴义的单位之间,一家人都已记不清有过多少次来来回回的“探亲之旅”。


“家里的事我基本上都顾不上,也管不了,招呼儿子上学和照顾因患脑溢血而偏瘫的母亲的重担,全都落在了媳妇身上。要说没有一点怨言也不现实,但她给予我的更多是理解和支持,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单位上也多次评选表彰她为好警属。”松哥吧了一口气,又不无自豪的说:“有媳妇在家作后盾,我在这边工作很安心,无论是灭火抢险救灾,还是执勤执法服务,不管在哪个岗位上,我都尽力而为,总的来说还算是不负组织不负妻吧,当然,也没有辜负自己的初心!”



这些年,松哥两次被公安部评为“宣传工作先进工作者”,一次获评“全国公安消防部队优秀报道员”,连续九年被贵州省公安厅消防局评为“宣传工作先进个人”,荣膺黔西南州首届“文明服务之星”,六次荣立“个人三等功”。在他担任册亨县公安消防大队党委书记、教导员后,更是扎根基层勤耕耘,带领全队警力苦干实干加油干,完成营房功能性改造,在目标管理、安全监管、防灾减灾等重点工作中全面发力,硬是将一个历来掉队于全州公安消防队伍末位的集体带到了前列,实现大队建队20年以来首次荣立“集体三等功”(黔西南州公安局授予),大队党委首次被中共贵州省公安消防总队委员会评为“优秀基层党组织”,个人同时被评为“优秀党务工作者”。


“军功章上,有我的一半,也有媳妇的一半!”松哥说:“天道酬勤,人道酬善,于公于私,所有的用心付出都是值得的。”



“要为嫂子点个赞,没有她在背后为家庭的默默承担,您在工作上的事情也必将更加不易!”我岔了一句:“儿子呢?他对你的工作持什么态度?在他成长的年纪,作为父亲,你极少的陪伴有没有让他不高兴?”


“哎,这个正是我心塞的事情!从去年到兴仁这半年,我总共回家有五次,其中四次见到儿子,有一次没有见到。有一次跟儿子说的回家,结果被突发事故救援耽搁没回去。我给儿子打电话,他妈妈说他不想接我电话了,当时特别难过,自己在寝室静悄悄的哭了一场。工作22年了,第二次哭,为父子之间有了隔阂。第一次哭,是刚入警时,奶奶过世,接到电报那天都已经是她老人家‘上山’安葬的日子……”


松哥的话很动情,我听得很平静,因为我知道,这样的事情对于一个为了一方平安长期躬身警营的人来说,太过寻常和自然。


“对于亲情和家庭,亏欠归亏欠,只能在以后慢慢弥补。我相信,没有哪一个行业或职业能够让一个人在亲情与工作中实现真正的完美和圆满!”松哥稍作沉默,补了句“知足常乐!”


 

【2】

身在警营,与亲友聚少离多,是大多数公安人的共鸣,自然,也包括从一座警营转战到另一座警营的我。或许有人会问,会不会有些夸张、矫情?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一个字:不!他们有的只是肩负责任,必须担当,只有无私无畏的奉献牺牲,他们身上的付出,有人司空见惯,也不乏鲜有耳闻。

2008年1月、2月,百年不遇的凝冻灾害席卷贵州大地,一纸抽调的命令将松哥从兴义的家中招到省公安消防总队,担任抗凝冻保民生消防口主报道员,这一去,就是一年多。贵阳、六盘水、毕节、铜仁都留下他抗凝救灾足迹,也为部队领导决策部署提供了第一手一线调研资料。特别是铜仁万山水管爆裂,导致2万余群众无水可用,公安消防部队以此为开端,在全省铺开了声势浩大、卓有成效的“红水桶”、“红背篓”、“红扁担”系列为民送水抗凝冻保民生行动,松哥和他所在的团队联合各级各类媒体广而告知、全面发动,让老百姓有困难找消防,让消防员服务群众更务实,让警民情深似鱼水,让贵州消防在全省全国树起了品牌式的良好形象。



从抗凝冻到灾后重建,松哥在没有硝烟的战场上一干就是4个月。而妻子只能独自带着年幼的儿子在相对暖和的兴义市生活。白天少不了妻子的电话叮嘱或问候,夜晚加班加点,想念孩子时只能通过QQ视频实现一个父亲的陪伴。


2008年5月12日,松哥的二舅哥过生日,邀他前去吃晚饭。饭还没吃完,省公安消防总队紧急通知要求他赶回营区集结,立即负责抽选骨干组建战地宣传队,全力备战增援四川救灾!当晚集结到位的还有贵阳、安顺、遵义的108名消防官兵,全员连夜奔赴四川省德阳市绵竹市汉旺镇东方汽轮机厂重灾区,并于13日晚到达。


“当时在汉旺,我是白天全程跟拍消防官兵救灾影像,晚上写稿处理素材,复制双份,连夜驱车送到成都双流机场,请北京、贵阳两地航班乘警代送中央电视台和贵州电视台。特别是贵州电视台播报的汶川救灾素材全数由我提供,黔西南州电视台电话连线全部由我解答。”松哥说起往昔峥嵘岁月,所有的画面历历在目。在灾区,松哥无时无刻不被一片片废墟震撼。



“那里断水、断电,下着雨,很多路都断了。从13日晚到14日下午,我只喝了一瓶矿泉水,吃了6块饼干,全身心投入,没有觉得饿,都不晓得精神劲是从哪里来的!”松哥说:“当时我的手机号码被公布给中央到地方和所有媒体,直接被打爆,欠了费,出门急了没带钱,只好借了一个电话打给远在贵州兴义的妻子,叫她给自己缴了几百元话费。还好从16日起整个灾区接打电话都不再收费。”在东方汽轮机厂6号房,松哥全程纪录了消防官兵成功营救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外婆江一俊和她抱着的刚刚一岁零十天的外孙女沈天琪。“这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记得当时把照片给了新华社,让贵州消防在全国引领了满满的正能量!”松哥说,当时每天休息不超过3小时,别人轮班下来倒地就睡着了,这个时候他都还想着要去抢几个“镜头”……尽管,后来立功受奖和成长进步的都是别人。


听松哥的故事,他的敬业不禁让我从内心里发出感叹,他对灾难的理解、对得失的理解,以及对人生意义的理解都超出了我想象的边界!松哥说:“从警扛枪是打仗,扛摄像机和照相机也是打仗。打仗就有牺牲,我用镜头纪录大爱,照耀别人,在我看来,就是人生的无比精彩!”


 

【3】

说话好听不如实干好看!松哥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干的。所以,松哥的故事,我也不想按照“套路”晒给谁看。要看,就跟我一起倒回去看吧,一起去看看他来时的路上是否也有“亮点”。


2006年1月,兴义市老客运西站旁的曼哈顿歌舞厅发生火灾,黔西南州公安消防支队兴义、顶效公安消防队和郑屯油库、贵州醇酒厂、兴义机场专职消防队100多名消防员到场灭火救灾,保住了大火向客运西站和交通医院蔓延,火灾未造成人员伤亡。在这场大火救援行动中,松哥不慎连人带梯从二楼灭火阵地摔到一楼地上,两只小腿前胫划伤,鲜血直流。“小腿上全是血!当时压根儿就顾不上,搭起梯子又上,火灾扑灭后才一瘸一拐的去旁边的交通医院包扎处理,印象最深的是医生死活都不肯收钱,他说消防队的太辛苦了!”松哥说起这段经历,很有些自豪。


松哥的坚持和自豪,或许源自“掉皮掉肉不掉队”、“轻伤不下火线”这些警营里的口头禅,或许仅仅只是为了履职尽责,仅仅是一种职业习惯!因为,他的胆子并不大,相反,还有鲜为人知的胆儿小的一面儿。



那是2002年的一天,兴义市医院血库缺血,把采血车紧急开到了松哥担任团支部书记的该市建设路消防中队。“当时队长和指导员两个负责人都到大队部开会去了,电话也打不通,擅自作主组织献血有可能违返纪律,也有可能导致不可预知的意外。”松哥当时很是纠结,最终还是强烈的责任和使命情怀让他下定决心。“我当时就想,死都不怕还怕什么!随后组织全员各喝水、跑步热身,并带头献血。”松哥说:“虽然顶着风险,不过还是做得对。于我个人而言,现在献血已成习惯,累计献血已经超过4000毫升。”


“您真厉害,敢作敢为!献血也是公益。”我表示钦佩。


“这些到不算啥,有件事,时间有点久远了,但我觉得很危险,当时害怕到了极点,想与你们分享一下。”松哥是以咨询的口气,我猜他是看我们需不需要,如果不需要,他是不会说出来的。我立即说“好”,他便娓娓道来。



2001年9月,兴义市锅底河水库发生险情,根据市政府指令,松哥带领一个战斗班前去抢险。当时指挥部令松哥带着他的战友兄弟们前去大坝下面的一个涵洞探查险情。“涵洞里有一个排水管道用于泄洪,为了保护排水管,之前有工程人员在管子上面用水泥进行了加固处理,导致排水管覆盖层表面与洞壁之间的距离缩小许多,背上空气呼吸哭无法进入,只能容单人依序爬进去。我带领弟兄们爬行一百多米后到达一个比较大的空间,里面膝黑一片,感觉很深,很害怕!”松哥说,借着手电光,他们找到两个水阀,并按照指挥部工程技术人员要求进行检测。当时洞内万籁俱寂,犹如身陷魔窟。松哥至今心有余悸:“当时涵洞只要有一丁点泄漏,凭借水库的压力,我们都将在劫难逃!只是在内心一万遍的给自己鼓劲,一定要镇定,一定要把弟兄们平平安安的带回去!”


如今,距离涵洞抢险已有整整16个年头,战友们来了一批又一批,走了一茬又一茬,工作的营区也换了一处又一处,松哥当年的青涩也已蜕变为成熟。如今,已身处领导干部岗位的松哥,像年轻时那样冲锋陷阵的机会虽不太多,但对职业、对警营、对战友的感情丝毫没有改变,还是执著而激情不减。



目前,松哥到兴仁县公安消防大队已有半年,思路清,目标明,誓与全州“前三”同比肩。在2018年一月举行的全州公安消防部队比武竞赛活动中,他领队出征,身先士卒,取得了集体和个人总积分两个第一的好成绩,可以说是首战告捷开门红,这让松哥对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信心满满,他说:“说一千道一万,目标就是要守住两条底线,一是确保不发生伤亡人火灾事故,二是不发生有影响的火灾事故,防消结合两手抓,确保以兴仁县的消防安全稳定坚守全州全省平安稳定底线!”


(殷选择 覃苗苗)


往期推荐

好消息!15年强制报废取消,私家车能开多久?

黔西南州6名干部任前公示

兴义一女子违规不听劝导 反咬工作人员一口,换来5天行拘

来源:亮点黔西南

责编:王亚 审编:江 源

(投稿邮箱:ldqxnw@163.com)

推广·合作:15808590520 | 微信67004

黔西南新媒体联盟

亮点黔西南 兴义都市生活 黔西南旅游网

亮点房地产网 黔西南校园网 亮点文学

长按图标自动识别二维码,  免费订阅以下微信公众号:

亮点黔西南-黔西南最接地气的微信平台

推广·合作:15808590520 | 微信67004

兴义都市生活-专为都市人打造的微信平台


黔西南旅游网-黔西南旅游首选微信平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