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湖南驴友在梵净山原始森林失联 多方力量正拉网搜救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15 14:16:19

6月3日,12名来自全国各地的驴友相约徒步梵净山,其中一人因体力不支掉队,在暴雨夜里失联于梵净山原始森林核心区,两天两夜过去仍没有任何消息。目前,当地警方、梵净山景区及贵州湖南两支蓝天救援队,正在山里拉网搜救失联驴友。

救援队在原始森林里寻找。


幽僻小径穿越原始森林

梵净山有莽莽的原始森林,以老金顶、凤凰山、新金顶为主峰,9条绵延千里的支脉为旁系。山中遍布奇峡怪石,生活着金丝猴、熊、云豹等珍奇野兽。在国内驴友眼中,穿越梵净山原始森林,是一件足以向人炫耀的事。

梵净山原始森林


梵净山景区可从设置在江口、印江两地的景区大门进入,然后沿正规步道、索道直达金顶。但不走寻常路的驴友们在徒步中发现,除了景区大门外,在印江县木黄镇境内还有一条幽僻小径,无需买门票,也能直达金顶。这条小径穿越梵净山原始森林,人迹罕至,沿途风光无限,充满了神秘气息。

这一条当地人曾经的上山小路,因少有人行走而几近荒废,林深路陡,步步惊心。但这恰恰是驴友所好,成了驴友徒步的绝佳路线。


湖南驴友掉队失联

失联驴友谢信权,今年30岁,湖南湘潭人。

这支驴友队伍来自全国各地,他们通过网络邀约,临时组队徒步梵净山。他们选择的徒步路线就是穿越原始森林的这条小径。

6月3日,队伍从印江县木黄镇木索村进山,沿着小路上山。还未爬到半山,谢信权就开始出现体力不支的情况。谢信权告诉队友,让队伍不必等他,继续前进,而他自己一个人慢慢跟来。

当天,驴友队伍11人顺利登上梵净山金顶,扎营等待谢信权。晚7时30分许,谢信权通过手机短信告诉队友,他实在走不动了,一个人扎营在金刀峡附近的一处荒野。金刀峡处于梵净山原始森林核心区域,队友们跟他通过短信约定,第二天返回接他。

谢信权失联前最后的GPS定位。


当晚9时许,驴友队伍与谢信权失去联系。半夜,一场大雨袭击梵净山。

直到第二天,谢信权仍没有按照约定到达梵净山金顶,手机、微信均没有任何信息。队伍派出两个队员原路返回,一路寻找谢信权。

4日上午8时50分,下山接应的队员到达金刀峡附近,找到了谢信权的扎营地,结果只发现他遗落在地的一只手套和两个矿泉水瓶。此时,谢信权失去联系已12个小时。

谢信权遗落在地的物品。


驴友们感觉不妙,一番商量后决定全部返回,分头寻找谢信权。在山里搜寻了一天,没有发现谢信权的任何踪迹。下午,他们向当地警方报了警,并向蓝天救援队求助。


救援队进入深山搜救

4日晚,湖南蓝天救援队4名队员从湖南怀化出发赶到梵净山。5日,贵州蓝天救援队5人从贵阳出发赶到梵净山。

5日13时20分,当地警方、梵净山景区工作人员和蓝天救援队分头上山,拉网搜寻失联驴友。印江木黄4人沿着驴友上山线路往上找,蓝天救援队与驴友领队张某俊从金顶往下找。14时,前方救援队员向本报记者反馈的信息显示,由于连日降雨,梵净山被浓雾笼罩,能见度非常低。

在金顶下约2公里处发现谢信权的帐篷。


5日晚8时,蓝天救援队贵州队向记者传来信息:经过一个下午的搜寻,从山上和山下分头出发的两支队伍在半山会合,发现了失联者散落的大量物品,但是仍未找到人。蓝天救援队在下山1小时后,在一片杂木林里发现一顶帐篷,经过驴友领队确认,这正是谢信权所带的帐篷。

驴友领队张某俊告诉救援队,谢信权3日晚失联,4日他们下山寻找时经过了这片杂木林,没有发现帐篷,只是在山下300米处发现谢信权的手套和矿泉水瓶。“这说明谢信权3日晚至4日白天是安全的,如果发生意外,应该是在4日夜里。”张某俊分析。

此处已经接近金顶,只有不到两小时的路程,而往下返回木索村,则需要更多时间。救援队员分析,谢信权离开帐篷后,应该是往上走。从帐篷所在杂木林往金顶方向的路,在两百多米处有一个危险点,从一道石壁上穿过,路面仅可立足,一失足就会坠落山崖。

救援队在浓雾笼罩的山中搜寻。


救援队在悬崖附近寻找、呼唤,除了自己的回音没有别的回应。因天色已晚,救援队分头回营地,印江方面人员下山返回木黄镇,蓝天救援队返回金顶。

蓝天救援队连夜开会,分析线索,决定6日再次下山,利用技术装备到悬崖下寻找。印江县木黄镇政府、警方、梵净山旅游公司也连夜组织人员,准备6日再次上山,扩大面积搜寻。(来源:贵州都市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