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报道 中自联梵净山站-那扎尔别克故地梅开二度,环宇Look制霸领奖台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18 06:36:47


11月6日,阴,伴随零星飘雨,但选手的激情与阳刚之气能使一切变得豁然开朗。中自联梵净山站即将迎来收官之战。



今天展开的是男子专业组以及男子公路大组的较量,比赛自梵净山公园自石固镇出发,赛程不过短短60.6公里,但是就是这60公里,其中包含一个二级爬坡点以及大量爬坡路段,可谓浓缩的精华,加之下过雨后地面湿滑,赛后不少选手坦言,这是自己近期参加过最具挑战性的单日比赛。

        那么始终保持一定神秘感的专业队以及昨日已一战战罢的男子公开组车队又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呢?敬请跟随笔者脚步,感受自行车竞技之美。



比赛一开始就有三名车手进行突围,很快被大集体追回,兹此也上演了类似于昨天公开组比赛的情况:即不断突围和收回。比赛不到10公里时已经出现十余次进攻,但大团都轻松收回。



首次参赛的云南队从比赛开始起就表现的十分积极,一直尝试控制大集团和突围,铜仁作为云南队的半个主场,这或许给了他们更多表现的欲望,同时也说明他们对自己的能力还是比较自信。



十几公里后环宇LOOK车队扛起了进攻大旗,此时开始陆续发生摔车事件,车手们坚强地返回赛道比赛。之后面对不断地起伏路面,有数名运动员先后掉队,吉伦鑫振发车队损失比较大,目测有三名车手没能跟上主集团,紧接着比赛进入相对平和期,其中天津队的一名车手一度领先大集体十余秒,不过在20公里左右被大团追回。




从25公里开始,比赛进入到本次赛事第一个大型的爬坡路段,更多的车手掉队,包括早先进攻积极的云南队和海南引动力车队的队员。面对连续S型弯道,车手们保守地选择跟在大集体里,没有车手突围。在25公里到30公里的陡坡下坡过程中有数名车手不幸摔车。



30公里到38.4公里处是赛段最大爬坡路段,环宇look车队10号车手那扎尔别克展现了他强大的爬坡能力,这位山地赛出身的车手领先大集体1分多钟。爬坡中不断有车手掉队,环宇Look车队三名队员对试图向那扎尔别克进攻的对手进行严防死守。



经过这一番艰难的爬坡,大集团变散,主力集团是以环宇look车队为主的六人集团,其后车手们断断续续的分散于赛道中。41公里到45公里处是赛段第三个较大的爬坡,刚刚下坡缓口气的队员们经过这个爬坡再次拉开差距。13号环宇车手从小集团中冲出追上队友10号那扎,帮助他更好地排除潜在威胁,小集团人数则上升到七人。



47公里至50公里的下坡比25至30公里的下坡还要长和陡,在这里避不可免地继续发生摔车,幸好车手伤势不大,生命无虞。



来到51公里处地爬坡时,车手间的差距越拉越大,环宇look的优势愈发明显。最终那扎尔别克带领队友在领骑长达近30公里的距离后夺冠,队友杨思雨和袁尚国分列第二,第三位。



赛后那扎尔别克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今天的战术是(比赛前半程)前面不让任何人往外突”。事实证明了车队的策略是有效的,云南队、天津队等车队进攻猛烈,环宇look车队始终控制着集团,让其它车队的进攻努力一次次失败。“原计划(我)是第二个大上坡进攻,可是我对路线不太熟,第一个小上坡我以为是第二个大上坡呢。”那扎有些腼腆地说道,结果在第一个小上坡就阴差阳错开始进攻的那扎让对手措手不及,没有时间准备就看见爬坡能力惊人的那扎一骑绝尘而去。


不过那扎夺冠之路也不是都很顺利,“最后十公里摔车耽误了一点时间,当时非常痛,(幸亏)最终没有影响到(成绩)”。好在之前积累的优势以及队友的给力护送使得他最终夺冠。梵净山也是那扎尔别克的福地,去年他也在梵净山收获冠军。



四个上坡,三个下坡,坡度基本在5~7°,数不尽的弯道,狭窄的道路旁就是高达数百米的悬崖,感谢今天参赛的运动员们,他们以鲜血和汗水给我们带来一场精彩和震撼的比赛。



另一组别,森地客-鑫元鸿车队的胡浩再次夺冠,亚塔骑-高士特车队的朱梵心、徐鑫灵分获二三名。



车队方面,环宇Look洲际车队当仁不让的成为冠军,云南队以其敢打敢拼的气势收获团队第二,而黑龙江队则位列团体第三。


待比赛称埃落定,笔者注意到,专业组选手的器材差异很大。



即使发动机是主要考量的因素,但在高水平的竞技中,如果器材水准无法放在一个水平考量,那么势必无法为大众奉献一场公平的竞赛;受制于体制原因,专业队的确也有许多无奈,惟愿自行车竞技未来以更宽广的胸怀,让更多人感受到这项赛事的魅力。



至此中国自行车联赛贵州·铜仁梵净山站地比赛就全部结束,再见了,美丽的梵净山,而整个赛季走势也愈发明朗,让我们期待下一站的对决。


如果你渴望与小七一起共事,回复关键词“兼职小七”即可达成愿望。

点击“阅读原文”可直接联系原文作者,同时你可以对文章打赏、评论和表态噢!

正在点击阅读原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