驴友、探险、刺激可以,徒步梵净山、不光要选好路线还需要关注天气一系列事情、安全无小事,愿逝者一路走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11-21 16:35:05



遇难驴友谢信权生前徒步途中的照片



6月6日下午,正在贵州梵净山原始森林搜救的贵州蓝天救援队传来消息:3天前梵净山徒步失联的湖南籍驴友谢信权已经找到,但是已经遇难。


此前的6月3日,12个来自全国各地的驴友相约徒步梵净山原始森林,他们选择的是从印江县木黄镇一条人迹罕至、没有开发的野路,沿途山奇水秀,如入侏罗纪世界,但也险象环生、步步惊心。其中来自湖南的驴友、30岁的谢信权因体力不支掉队,一个人扎营山中,在雨夜失联于梵净山原始森林核心区金刀峡。

谢信权遗落在崖底的眼镜


6月4日,已经抵达梵净山金顶的驴友原路返回,寻找一天,未能发现失去联系的队友谢信权。当晚,驴友们向当地警方报警,并向蓝天救援队请求支援。


6月5日,印江木黄镇政府、警方、梵净山旅游公司以及蓝天救援队10多人进山,沿徒步线路搜寻,在金刀峡一处树林中发现失联驴友谢信权遗弃的帐篷、登山绳。


山崖上,有多处人滚落的痕迹


“在帐篷上方两百米处一个悬崖边,道路仅可容一人立足,下面是深谷,崖边草木有折痕,估计失联驴友已经坠崖。”蓝天救援队队员告诉记者。当晚,救援队撤回营地休整,整合信息,制定下一步搜救方案。


6月6日清晨,蓝天救援队7名队员与驴友领队张某俊再次从金顶反向往山下搜索。此外,当地政府、警方、森林等部门组织队伍从印江县木黄镇等地第二次上山搜寻。


上午10时许,蓝天救援队来到前一天发现帐篷的悬崖边,利用技术装备下降到数十米深的崖底。队员们在深谷中的草丛里发现一个饮料瓶,外包装上标注的生产地址为湖南。不久又发现一副黑边框眼镜,拍照发给谢信权家人辨认,确认是谢佩戴的眼镜。这让救援队员们心头为之一振。


蓝天救援队将悬崖下发现的线索通报给了印江警方,经过双方分析研究,谢信权肯定是跌下山崖后,沿着峡谷往下游走了。最终,救援人员决定,蓝天救援队继续向峡谷下游搜寻,印江方面的队伍则由下游进入峡谷,反向搜寻。


下午14时许,救援人员在峡谷内一块巨石旁边发现了谢信权,但是已经死去多时。救援人员告诉贵州都市报记者说,谢信权身上的衣衫褴褛,头部有伤口,全身湿透;他应是在跌落几十米高的悬崖后,无法回到崖顶,只能沿着峡谷底部向下游行走,在没有路的谷底溪流中行走了一两公里,最终因饥寒交迫,倒在了溪谷中。


(谢信权遗落在峡谷里的饮料瓶)


救援队员将遗体包裹好后,发现运送遗体非常困难。由于上游是悬崖,在密林中提升难度太大,只能沿着峡谷继续向下游才能到达山外,而这一段峡谷同样危险重重,怪石嶙峋,还有多处垂直断崖瀑布,就算空手徒步也要三小时左右。在搜寻过程中已经浑身湿透、精疲力尽的救援队员无法运送遗体。


下午17时许,救援队将遗体固定在一棵大树上后,徒步走出峡谷,连夜休整,补充体能,并与各方搜救队伍研究制定下一步遗体运送方案。

参与搜救老驴的朋友圈  

梵净山搜救活动已结束,分享如下:

本人对这次事故的综合分析:

昨天下午两点在梵净山肖家河峡谷中段发现半身泡在水里的失踪人员,他的头被T桖包裹躺在水里,下半身迷彩裤已被刮烂成布条,右边屁股上有大片刮伤红肿,右脚踝有刮伤,确认无生命迹象。

具体死亡原因我分析一下:

3号他重装行走体力不支,掉队,和领队沟通后扎营北线天生桥路段,在森林下比较宽的道路上搭帐篷,晚上下雨,独自一人,恐惧,凌晨时估计是先往前走了一段200米左右,在塌方路段反复搜索道路,没有找到,矮箭竹把道路淹没,于是回撤往来路走了一段,遗失手套一只,他早上回撤的过程中,约定4号来接他的队员只看到手套,大声呼喊没有回应,他应该回撤到背山处,所以听不到。我们在发现他第二只手套和脉动水瓶的地方往前走100米发现了他遗留的帐篷外账,内帐,地垫,帐篷帐杆,装在一次性饭盒里的榨菜肉丝,装在超市食品袋里的米,风绳,地钉带,昨天队员原野在翻他的遗留物品时发现了他的500度近视眼镜,整整齐齐的放在地垫旁。


(4号早上来接他的队员肯定说经过了他丢帐篷的区域(距他第一只遗留手套和脉动水瓶处只有100米)但是没有看见任何物品)。他回撤一段后考虑到来的路走了七八个小时,还是觉得往大部队行走方向更好,于是背包返回,走到天生桥地段,觉得背包太重,就决定扔掉一些,这就是之前我们看到的遗留物品。4号早上9点左右他扔掉物品后,背包里装上了睡袋,衣物,挂面,但是把最重要的眼睛丢掉,现场的乱象估计就是寻找眼镜翻来翻去留下的杂乱的物品。


走过塌方路段,上到悬崖边上,上面的短箭竹已把道路覆盖,他的户外经验和当时的心绪已不足以正确判断,这时,天气短暂晴朗,他看到了肖家河前方护国寺的金龙宾馆,于是往回走,从塌方区旁边草丛开始向下行走,这里掉了最后一只手套。从掉手套这个地方,来自梵净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黑湾湾河管理总站的工作人员杨龙生师傅发现了它向下的痕迹,脚印。他下到沟里面,然后顺沟而下,向远处眺望能看到护国寺一带的房屋,希望还在,继续向下,在距北线朝山古道道路上向沟谷下约行走40分钟的地点停下休息,吃了两颗槟郎,一颗槟郎渣留在石头上,一前一后留下两个槟郎包装单和一个饼干内盒。他短暂休息后继续向下缓慢攀爬行走。



由于峡谷中地形地貌复杂,道路崎岖,攀爬多,他估计跌倒多次,多处悬崖瀑布下不了,只有反复找路,我们在多处绕山的丛林里发现大量他找路的路径留下的痕迹,四号晚上梵净山大雨,峡谷上段没有合适的避雨地,晚上,他估计在一次过河中,跌倒在石头上,摔晕倒在水里,被洪水往下冲,他的背包,睡袋被卡在距离发现他的地点往上走200多米。


发现他的时候,裤子几乎刮烂,头被T桖蒙住,倒在水里,右侧屁股有大片刮伤的红色刮痕,右脚踝有明显伤。蓝天救援队员给他固定在石头上后我们下撤。今天他的家属请当地民工下到峡谷里把他抬上来。整个搜救活动结束,这是我十多年户外运动生涯中第一次做搜救向导,收获颇多,感触良多,户外有风险,出行需谨慎,体能,装备,线路,领队的选择,都非常重要。


来源:贵州都市报     徒步梵净山 


发表